第一幕

今早做夢夢到我在打蚊子,一隻又肥又大的蚊子在我眼前飛來飛去,一度想攻擊我白泡喲咪的肌膚xD

於是我火大開始瘋狂掃射巴掌!

但無一命中。。。。

最後

那剎那間,我以為一擊命中牠了!

但在粉藍格毯上找不到牠的屍首。。。(結果起床之後發現大腿上被叮了一個包...這..是預知夢嗎?)

第二幕 這是重頭戲吧

緊接著又夢到了一群大學同學,最初的場景是這樣的,是從宿舍(跟以前住的宿舍完全性的不一樣,有混泥土牆面,有點像是學樓下,機電實作教室旁的出口那建築樣式,去掉前面的樹叢和樓梯就是了!)要奔去上課!雖然不是我的課程,是我室友(小can)的~她要我陪她去,順便幫她帶著椅子(桌椅一體的那種)|||,於是我就當著苦力,陪著她到教室,結果她一進去,對我說活動還沒開始要我在外面等她一個半小時,我說那我把椅子放在某個不會被人偷走的地方然後先回去,時間差不多了再回來!於是就開始藏椅子的奔波~(教室的樣子很奇妙,有一整面大的毛玻璃,有小小一塊流線型的圖案是沒有霧化的透明玻璃,於是我就從那裏偷看教室裡面的狀況,想想也覺得很奇妙,裡面幾乎是我認識的同學)我在外面的行為,好像影響到他們了,一堆人問我在幹嘛,然後開始指使我該把椅子藏在哪裡最安全。)

最後終於找到適當的位子藏椅子,然後擺好椅子之後我一回頭,就看到一堆B班的女生同學坐在樓梯上,問我說我怎麼會在這裡之類的問題;突然我便跟著一些人(不知道是誰)一起進去一個很窄的木製房間,然後跟著前面的人(長的好像小田切讓!)一直走,經過穿堂、樓梯我們兩個到了一間比較大的房間,裡面有木製的大櫃子,還有幾扇陽光能明亮透進的大窗戶,在要進去房間之前,他在前門脫鞋子的時候,我驚訝發現我腳上沒有鞋子!他看了我一下說:「你怎麼沒有穿鞋?」我想了一下回答:「不是在樓下的地方脫了鞋子嗎?心想不用再穿回來吧?回去時後再穿就好。」我又說:「;我常夢到自己沒有穿鞋子在路上走!」,他笑了笑說:「真的嗎?」,我又再說:「還有幾次是夢到全裸的在街上走,腳上也是沒鞋子,據說是因為壓力大,害怕別人的眼光而想要逃離某個地方,才會夢到這樣的情景。」

我們兩個笑了笑,就走進鋪著木製的通鋪地板感覺很像舞蹈教室的房間,他坐上大的木櫃子上,我面對他,他的左後方陽光從透明窗戶肆無忌憚地滲進,我面對他,開始聊天,『年紀』他在紙上寫上23,我說你也是二十三歲嗎?他回我說:「不,我也不清楚,或許我是二十三年次的。」我讓他在上面簽名,他笑著寫完草書,我看不懂,而突然靈光一閃說:「不對啊!如果你是二十三年次,你現在就已經七十六歲了耶!!(驚呼)一點都不像!」他大笑:「那就是二十三歲吧~哈哈!我也常搞不清楚。」

然後我看了看他的簽的名字.....

--------

我就醒來了!

超奇妙的夢阿~

回想他長的蠻像小田切讓的xDDD

至於為什麼會覺得像且夢到他,我猜是因為我最近看了一個動畫改編的日劇《完美小姐進化論》裡面的恭平(龜梨和也演的),雖然不是他(小田切讓)演的,可我那時有去思考過,就是味道有點像小田切讓(ˇ但其實一點都不像啊!!ˋ)then就沒再想了。【沒想到牠會這樣出現抗議啊!ahahahahahaha】

他簽的名字有點像廖,但又是超過三個字的字體;所以~我看不懂-–-’

二十三歲的問題,我在想是因為我最近常思考的問題,就是我快了二十四歲了,then blablablabla~&我真的才二十幾歲嗎?身體還是思想是不是都已老態龍鍾了呢。

沒有穿鞋子,我常夢到說!但通常都還是不曉得是因為現狀什麼才導致?

藏椅子,太好笑了!我第一次夢到xDD~但也不曉得為何?

隔著玻璃的感覺有種,被隔離在外的fu,好像我脫離他們的世界一樣(脫離學生的生活型態,又有種渴望的感覺,所以向裡面觀望探頭)

從宿舍跑出來,有種奔向外找自由的感覺,卻又會想回宿舍&但又向教室觀望(矛盾)
,最終還是沒有回去,跟著大家走(追尋),最終自己找到了另外一個地方。(存在目標?)
那位小田切讓,其實就是我自己,我是這樣認為的!

我還在想其中的奧義,歡迎有更多感想的各位提供我更多或不同的意見和線索唷~

 至於那蚊子事件應該是巧合吧xDDDD

 

Adios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晶彣 的頭像
水晶彣

水晶彣的視界※╳My*LifE×※

水晶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